白鸳鸯

讲真各位太太真的不赞一下我的文吗……~\(≧▽≦)/~

远在千里之外的吴邪——
关于族谱——
他有些惊讶,因为这张族谱是错误的。他已经盯着这面墙好几天了。此刻,远在千里之外的吴邪总觉着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了。
于是他和胖子在浪的同时,想起来给小哥打了个电话。
我们的狗蛋先生接起电话,听到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,然后,吴邪问:“小哥你吃饭了吗?”
他吃饭了吗?好像没有。他说:“没。”吴邪又沉默了,说了声“哦”就挂了电话。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进来了,敲门声,他起身去开门。外面站着一个女人,说:“吃饭。”
他认得这个女人。
是隔壁的邻居。
吴邪很不喜欢她,于是他转身就要关门。
“哎哎哎,你的饭!”那个女人用脚当住门。小哥皱眉。
女人说:“吴邪,让我给你送饭。”说着递过来一小盆米饭,和菜。小哥接过去,放下来开始吃。
此刻他忽然感受到一种视线,不同于在斗里那些,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,然后他突然想起来了。是相机,他抬起头,看到那个女人被吓了一跳,拿着手机,对着他。小哥不说话,那个女人可能觉得很尴尬,结结巴巴地说:“吴……吴邪,让我看着……看着你,吃饭。拍照,不进屋。”
吴邪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看着隔壁邻居发来的一段段小视频,发过去了200块钱的红包。
紧接着,又一条消息,“去你妈的吴邪,老娘再也不送饭!”
“下次250”
“好”

盗墓笔记-远在千里之外的吴邪

远在千里之外的吴邪——
关于族谱—
      他有些惊讶,因为这张族谱是错误的。
      他已经盯着这面墙好几天了。
      此刻,远在千里之外的吴邪总觉着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发生了。
      于是他和胖子在浪的同时,想起来给小哥打了个电话。
      我们的狗蛋先生接起电话,听到那头沉默了一小会儿,然后,吴邪问:“小哥你吃饭了吗?”
      他吃饭了吗?好像没有。
      他说:“没。”
      吴邪又沉默了,说了声“哦”就挂了电话。
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有人进院子里来了,敲门声,他起身去开门。外面站着一个女人,说:“吃饭。”
      他认得这个女人。
      是隔壁的那个邻居。
      吴邪很不喜欢她,于是他转身就要关门。
      “哎哎哎,你的饭!”那个女人用脚挡住门。小哥皱眉。
      女人说:“那个吴邪,让我给你送饭。”说着递过来一小盆米饭,和菜。
      小哥接过去,放下来开始吃。
      此刻他忽然感受到一种视线,不同于在斗里那些,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。
      他抬起头,看到那个女人被吓了一跳,拿着手机,对着他。小哥不说话,那个女人可能觉得很尴尬,结结巴巴地说:“吴……吴邪,让我看着……看着你,吃饭。拍照,不进屋。”
      吴邪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看着隔壁邻居发来的一段段小视频,发过去了200块钱的红包。
      紧接着,又一条消息,“去你妈的吴邪,老娘再也不送 饭!”
      “下次250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